理论·学术|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河南贡献

河南日报客户端 2022-06-24 09:18:07

  □方燕明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中国古都学会理事,河南省文物考古学会副秘书长。

  22.jpg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是当代中国文化的根基,是维系全世界华人的精神纽带,也是中国文化创新的宝藏。河南,大河之南,上古文明开源之地,五千年华夏文明在此发源。从符号到文字,从祖规到礼制,聚落壮大成为王朝都邑,点亮了中华民族走向早期国家的文明之光。正是一代代河南考古人筚路蓝缕、艰苦卓绝,用一铲铲泥土、一滴滴汗水,解封了中华民族关于祖先的记忆,见证了中华文明的起源与繁盛。

  2002年春,国家科技攻关项目——“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简称“探源工程”)立项。这是一项迄今为止中国规模最大的多学科参与研究人文科学重大问题的国家级综合性研究项目,到今年整整20周年。这20年间,探源工程在科技部和国家文物局等部门的支持下,在参加探源工程的近400位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显著成果。“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秉持“多学科、多角度、全方位”的理念,围绕公元前3500年到公元前1500年期间的浙江余杭良渚、山西襄汾陶寺、陕西神木石峁、河南偃师二里头等4处都邑性遗址和黄河流域、长江流域、辽河流域的其他中心性遗址实施重点发掘,并对这些遗址周边的聚落群开展大规模考古调查。

  20年来,河南考古人立足聚落考古开展多学科综合研究,通过人与生态环境、植物和动物考古、体质人类学、古DNA分析、稳定同位素分析等学科交叉研究,进行实验考古、环境与资源调查、石器制作技术实验等,对中原核心区的文明化进程、环境背景、生业形态、社会分化、相互交流融合、精神与文化、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过程、模式与机制、道路与特点进行研究。

  中华文明探源从河南开始

  河南地处中原,是华夏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中国现代考古学从河南起步,中华文明探源从河南开始。河南文物考古工作者倍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2002年至今)涉及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广,研究内容复杂,参与的单位和学科多,项目的组织和实施难度较大。在项目正式实施之前,开展了为期两年(2002年—2003年)的国家科技攻关计划“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预研究的总体目标是制定中华文明探源研究的总体思路及技术路线,为进一步开展华夏文明孕育的过程和华夏早期国家形成等研究奠定基础。而地域范围则放在华夏集团的中心区——河南中西部和山西南部,时间范围定在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000年,即考古学上的龙山时代,大体相当于古史传说中的五帝时期。预研究共设置了9个课题,包括年代测定、古环境研究、文字与刻符研究、上古天象与历法研究和中外古代文明起源的比较研究等课题。预研究选定豫西晋南地区龙山文化至二里头文化时期的核心遗址开展工作。在“聚落结构反映的文明形态”课题中几个专题的考古工作包括:山西襄汾陶寺遗址、河南登封王城岗遗址、新密古城寨遗址、新密新砦遗址等4处。其中有3项在河南,成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预研究的亮点。

  2004年—2005年:探源工程第一期。探源工程(一)设置了公元前2500年—公元前1500年中原地区相关考古学文化分期谱系的精确测年、自然环境研究、聚落形态所反映的社会结构研究、经济和技术发展状况研究、文明形态研究等5个课题。重点围绕豫西晋南地区龙山文化至二里头文化时期,对夏文化分布范围和华夏文明起源问题开展工作。其目标是多学科结合,全方位、多角度、多层次地研究中华文明的起源与早期发展的过程、背景、原因、特点与机制。“公元前2500年—公元前1500年中原地区文明形态研究”课题确定河南灵宝西坡、山西襄汾陶寺、河南登封王城岗、新密新砦、偃师二里头、荥阳大师姑等6处遗址为重点发掘和研究的中心性聚落,其中有5项在河南。

  2006年—2008年:探源工程第二期。探源工程(二)将研究的空间范围扩展至整个长江、黄河和西辽河流域,时间范围扩展至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1500年,时间上起自仰韶文化,终至夏末商初。探源工程(二)设置了公元前3500年—公元前1500年各地区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精确测年、自然环境的变化、经济技术的发展、社会与精神文化的发展4个课题。这一阶段的研究在年代学方面作出了突出成绩,提出系列样品测年方法,将整个黄河、长江流域的新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时代早期的考古学年代框架进行了更新,龙山文化的整体年代下限下移了200年。在探源工程前期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探源工程(二)采用科技手段,进行考古调查、钻探与关键遗址关键点必要的小规模试掘。深化公元前3500年—公元前1500年间中心聚落,如灵宝铸鼎原(西坡)、襄汾陶寺、登封王城岗、禹州瓦店、偃师二里头等聚落形态的研究,通过对这些中心聚落的大型建筑、贵族墓地的布局及其变化的考察,探索中心聚落内部的社会结构及其变迁。除上述遗址外,也对郑州西山遗址、巩义花地嘴遗址等进行了研究。

  2010年—2012年:探源工程第三期。重点从围绕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的多学科研究,扩展至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中现代科技应用与支撑研究、文物保护与展示关键技术研究等方面。探源工程(三)课题设置有所调整,包括年代学和环境课题、区域聚落与居民研究课题、中华文明形成和早期发展的整体研究课题。还包括生业、经济与技术研究课题,以及冶金考古、植物考古、石器研究等子课题。与河南相关的遗址考古大体同上期。

  2013年—2015年:探源工程第四期。探源工程(四)项目设置延续上一阶段的方案,既包括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的多学科研究,也包括文物保护与展示关键技术研究,时空范围进一步扩展至整个黄河、长江、西辽河流域和边疆地区。探源工程(四)“中华文明起源过程中区域聚落与民居研究”涉及河南的项目有:灵宝西坡遗址综合研究、以邓州八里岗遗址为中心的白河流域史前聚落研究、禹州瓦店与登封王城岗遗址综合研究、以新密新砦遗址为中心的聚落考古研究等4项。

  2020年以来:探源工程第五期。探源工程(五)项目进行了整体上的结构调整,研究的重点转到区域文明化进程方面。设置了北方长城地带、中原和海岱地区、长江流域等3个中国早期文明起源关键区域的综合研究课题。并继续采用多学科支撑联合攻关的模式,设置年代学、古环境和人地关系、生业、资源与技术、古代人群与分子生物学等相关课题。中华文明起源进程的整体性研究也有所进展。与河南考古相关的有巩义双槐树遗址、新密新砦遗址、偃师二里头遗址。

g.jpeg

  不同文化时期的考古成果

  河南考古涉及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工作收获颇丰,按年代和文化大体可分为: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新砦期、二里头文化。

  (一)仰韶文化时期

  公元前3500年—公元前3000年为仰韶文化中、晚期,探源工程选择灵宝西坡、郑州西山、邓州八里岗等重要遗址进行研究。

  灵宝西坡遗址作为仰韶文化中期的重要聚落,自2000年以来经多次发掘,因大型房址、壕沟、墓地、大型墓葬和成批玉器的发现引起学术界的重视。在已发现的20多座墓葬中,6座墓随葬有玉器,出土玉器10多件,有钺和环两类,其中钺9件、环1件。灵宝铸鼎原一带正是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分布的核心区,古代文献中五帝之一的黄帝在这一带留下许多传说。李伯谦教授指出:仰韶古国走的是军权、王权的道路,这个道路的典型就是西坡遗址。

  邓州八里岗遗址的考古发掘时间较早,为仰韶文化中期聚落,该遗址为南北各一排房屋,排房长约100米,在两排房屋之间的广场上发现墓地。由排房和墓地构成的聚落保存得十分完整,为学界了解仰韶时期不同等级的聚落布局和结构提供了难得的材料。

  郑州西山城址是仰韶文化大河村类型中的重要聚落,该城址的夯筑技术十分发达,有版筑痕迹。西山城址的发现,为研究仰韶文化晚期中原地区的文化面貌、社会形态、早期城址的发展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二)龙山文化时期

  公元前2900年—公元前1900年为河南地区的龙山时代,以登封王城岗、禹州瓦店、新密古城寨等遗址为代表。

  登封王城岗城址位于登封市告成镇八方村东侧的土岗上,当地群众称“王城岗”。遗址面积50多万平方米,以龙山文化中晚期遗存为主,兼有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二里头文化与商周文化的遗址。王城岗最先发现的城垣建筑是遗址东北部的两座小型城址。龙山晚期两座小城东西并列,西城保存较好,面积不足1万平方米,东城大部分被五渡河冲毁。进入新世纪以来,又发现了面积超过30万平方米的龙山晚期大型城址。王城岗大城城墙外有壕沟,城内发现大型夯土建筑和十多座“奠基坑”,这些“奠基坑”内发现埋有多具人骨。在王城岗小城内发现一片龙山晚期的青铜器残片和一片刻写了文字的陶片。此外,王城岗遗址还出土了玉石琮、绿松石器、白陶器和蛋壳陶等特殊的手工业制品。这些高等级器物由于原料不易获得或制作技术复杂,其生产、流通和使用应为社会上层所垄断。发掘者认为王城岗小城可能与夏“鲧作城”有关,而大城可能与夏“禹都阳城”有关。王城岗遗址所处的颍河上游的登封盆地,迄今已发现了10多处与王城岗龙山晚期城址同时期的遗址,构成了王城岗聚落群,大中小型聚落呈金字塔式分布,其中几万平方米以下的聚落占绝大多数。因此,面积达34.8万平方米的王城岗城址应为龙山时期颍河上游的中心聚落。

  禹州瓦店遗址位于颍河右岸一西北—东南向的台地上,面积达100余万平方米,是目前所知河南境内的大型龙山文化遗址,也是龙山时期颍河中游的中心聚落。在遗址西北部发现大型环壕长达上千米,其防御是由人工壕沟与天然河流共同构成的。在瓦店西北环壕范围内,在其中部偏南处发现大型夯土建筑基址,平面呈“回”字形,面积达800多平方米,在夯土基址中发现用于奠基或祭祀的数十具人牲、数具动物牺牲以及其他与祭祀活动相关的遗迹。发掘者认为该夯土建筑应该是龙山晚期的祭祀遗迹,是文献“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真实写照。瓦店遗址以发现大型壕沟与祭祀遗存、陶列觚、刻画符号、白陶或黑陶(又称蛋壳陶)或灰陶的成套酒器、玉器、大卜骨等为代表,表明瓦店遗址在龙山晚期的颍河流域占有重要的经济文化地位。文献记载夏人在今豫西地区活动甚多,特别是文献中的夏禹、启的记载大多与禹州有关,而且这个地区在古代多有称为夏地者。《史记·货殖列传》:“颍川、南阳,夏人之居也。”《集解》引徐广曰:“禹居阳翟。”《左传·昭公四年》云:“夏启有钧台之享。”杜预注:“启,禹子也。河南阳翟县南有钧台陂,盖启享诸侯于此。”瓦店遗址或与禹之阳翟、启有钧台之享有关。

  登封王城岗、禹州瓦店、新密古城寨城址均为王湾三期文化晚期,而王湾三期文化晚期遗存是探索早期夏文化的重要对象。在夏文化研究中,虽然存在许多问题,但已取得不少共识和获得重要进展,如历史上的夏代是信史,夏代的物质文化遗存应该到考古学文化中王湾三期文化晚期和二里头文化中去寻找,夏商周断代工程推定夏代始年为公元前2070年,其积年为公元前2070年—公元前1600年。

  (三)新砦期

  公元前1900年—公元前1800年为新砦期,主要遗存有新密新砦、巩义花地嘴遗址等。

  新密新砦城址、巩义花地嘴遗址是介于王湾三期文化与二里头文化之间的文化遗存,学界认为是龙山文化最晚的遗存,或认为是二里头文化最早的遗存。由王湾三期文化晚期发展到二里头文化早期,新砦期遗存是重要的一环和连接点。新砦城址以多重环壕、城内的大型建筑以及具有东方特征的器物组合等为代表。有学者认为新砦城址可能为夏启之居黄台。花地嘴遗址以新砦期遗存为主,丰富了学界对新砦期遗存的认识。新砦期遗存的性质很可能即为李伯谦教授所说是“后羿代夏”之反映。

  (四)二里头文化时期

  公元前1800—公元前1600年为二里头文化时期,以偃师二里头遗址、荥阳大师姑遗址为代表。

  二里头文化在中国早期国家和文明形成的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是探索夏文化的重要对象。二里头遗址位于河南偃师市,遗址规模宏大、布局严谨,现存面积约300万平方米,是国家夏商周断代工程和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认定的夏代中晚期都城遗址。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的二里头文化,是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开启了夏商周三代文明。这里发现的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大型宫殿建筑群、最早的青铜礼器群、最早的铸铜作坊等,为学术界所瞩目。二里头遗址地处古代文献所记载的夏王朝的中心区域,二里头文化的年代也大体在夏王朝的纪年范围内,二里头文化是目前学术界公认的夏文化的主体遗存,二里头遗址当为夏都斟鄩之地,是夏代中晚期的都邑,是迄今可确认的中国最早的王都遗址之一。同时,二里头遗址也是探索夏、商王朝分界的关键性遗址。

  荥阳大师姑城址是属于二里头文化的一座城址,发掘者认为大师姑城址很有可能是夏王朝设置在东境的一处军事重镇,有可能是韦或顾之一。有学者认为从商汤伐夏进军路线来看,大师姑城址很有可能是昆吾城,昆吾是夏代己姓方国。汤灭韦、顾、昆吾之后,接着讨伐夏桀,夏王朝遂灭亡。

  在新时期历史推进中承担更重要角色

  河南是中华文明起源、形成与发展的重要地区之一,公元前3500年—公元前1500年是中华文明起源、形成与发展的重要阶段。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深化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进行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时,王巍教授对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进行了讲解,提出探源工程应冲破“文明三要素”(冶金术、文字和城市)的桎梏,根据中国的材料,兼顾其他古老文明的特点,提出了判断进入文明社会标准的中国方案,即:生产发展,人口增加,出现城市;社会分工和社会分化不断加剧,出现阶级;权力不断强化,出现王权和国家;以国家的出现作为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

  按照这一标准,探源工程提出,在距今5100年到4300年前,一些文化和社会发展较快的地区相继出现了早期国家,跨入了文明阶段;并提出在距今5500年前,在黄河中下游、长江中下游和辽河流域等地的社会上层之间,形成了密切交流,形成了对龙的崇拜、以玉为贵的理念,形成了以某几类珍贵物品彰显持有者尊贵身份的礼制。

a.jpeg

  河南考古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提出的判断文明社会标准的中国方案提供了重要的材料和支撑。譬如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主要分布的豫西地区,其时社会分工和社会分化不断加剧,出现阶级,出现王权,形成以西坡为代表的仰韶古国和以双槐树为代表的河洛古国;譬如王湾三期文化晚期的环嵩山地区,以王城岗、瓦店、古城寨、新砦城址为代表,其时生产发展,人口增加,出现城市;譬如偃师二里头遗址为夏王朝中晚期都城,二里头文化是夏文化的主体遗存,其时权力不断强化,出现王权和国家——夏王朝,二里头早期国家的出现成为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

  河南作为中国现代考古学的摇篮和中华文明起源的核心地区之一,从考古学一诞生就肩负着探索中华文明起源的伟大使命。河南考古成果实证了中华文明起源、形成、发展的重要时空节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重要讲话中指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成绩显著,但仍然任重而道远,必须继续推进、不断深化。探源工程取得的成果还是初步的和阶段性的,还有许多历史之谜等待破解,还有许多重大问题需要通过实证和研究达成共识。河南将在新时期的历史推进中承担重要角色,在新时代继承大河文明的源远流长,展望华夏气魄的雄姿英发,也将在浩浩长空中继续绽放出新的中华文明之光。

2.jpg

  策划:董林 刘雅鸣  统筹:孙德中  执行:刘玉梅 李定宇 王华岗  责任编辑:王丹  美编:周鸿斌

责任编辑:刘红涛
广告 x
相关推荐
评论({{discussList.length}})
  • {{item.name}}
    {{item.time}}
下载河南日报客户端APP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