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大故事︱河大游子救国情

河南日报客户端 2022-05-17 10:21:13

  □郭李一

  一豆灯火夜已深,临窗的案前仍有位青年在奋笔疾书。秋风渐凉,对祖国的忠贞和对侵略者的出离愤怒充斥在他的胸间,使得他肝胆沸腾,恨不能“慷慨吞胡羯”。时任省委宣传部部长的他于九月十八日黑不见五指的暗夜中,将郁积的义愤抒发,用炽烈的心血呕就檄文,连夜起草了《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以笔为刀,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残暴行径。这份当年唤起无数先驱挥戈反日的珍贵文献史称《九·一八抗日宣言》或《九一九宣言》,而那个当时只有二十几岁、于深夜伏案捉笔的青年,名为赵毅敏。

  赵毅敏,原名刘焜,一九零四年生人。在河南滑县,他度过了平静的童年。直到一九一七年,赵毅敏年及舞勺。适逢《新青年》如火如荼、方兴未艾,被求知的欲望和对广阔天地的澎湃热情所驱使牵引,他报考了河南省留学欧美预备学校(即今河南大学前身)。河南大学五年丰富多彩的学习生活,为赵毅敏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而预校学子独有的砥砺自强的精神风貌,也鼓舞他度过了革命征途上一道又一道难关。

  河南省留学欧美预备学校,创建于一九一二年,以曾举办最后一次科举的河南贡院旧址为基,是当时全国仅有的三所留学欧美预备学校之一。九州名宿大师云集于中原腹地开封办学授业、昌明新知,企图以融汇中西之魄力手段救亡图存、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无数学子受此教导启发,毕业后奔赴各地,以星星之火,成就燎原之势。这其中,就有赵毅敏的身影。在河南大学毕业后,赵毅敏选择了跟随周恩来、邓小平等革命家的步伐赴法国勤工俭学,后又辗转多地,到苏联东方大学与罗世文、向警予等中共优秀党员同班读书。丰富的国际留学背景开阔了他的眼界,最终他选择了共产主义道路。一九三零年,已是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河南大学校友赵毅敏欣然接受党的委托,出任中共满洲省委宣传部部长。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中国共产党号召抗日第一篇”的诞生。

  在《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中,赵毅敏怒喝惊呼:“工农兵劳苦群众们: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者已经将奉天、营口、安东、抚顺、辽阳、海城、铁岭、长春,还有许多别的大小城镇完全占领了,这是何等惊人的事件啊……在共产党领导下,才能够将帝国主义驱逐出中国……罢工罢课罢市,反对帝国主义占据满洲!”九一八,日寇之暴行,奸杀我华夏妇孺,屠戮我同胞兄弟,尽东海之水不能雪此耻,罄竹穷简难书其罪。风云变色,亿万人民为之下泪,血海漂橹,遍野草木因而含悲。赵毅敏连夜疾书的宣言显示,作为一个青年革命者,他已具有了坚定的政治信仰和敏锐的洞察力。于时奉天的斗争更为严峻,日本宪兵公开在大街上盘查搜捕行人,最终逮捕了赵毅敏。然而在河南大学砺练出的坚定品格和对党的忠贞信念陪伴他在狱中和敌人周旋抗争。直至三年后赵毅敏出狱,改任中共满洲省委常务委员、组织部部长,奔波于已经沦陷多年的东北大地,参与领导东北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同年末,省委派赵毅敏以省委代表的身份到赵尚志任司令的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工作,兼任支队政委。老歌《嫂子颂》歌词“嫂子,嫂子,借你一双小手,捧一把黑土先把敌人埋掉”,正是对这一时期赵尚志和赵毅敏同志顽强斗争的赞美讴歌。

  而同一时期的河南大学与散落全国的河大游子一样,仍旧在艰难中进发,在战火中砥砺办学,以扫清倭寇为己任,以中华复兴为总纲。据民国时期《省立河南大学周刊》载,一九三三年的河南大学举办了九一八周年纪念日,校长许心武邀请时任东北大学农学院院长的柳东雅先生,演讲了“日人侵略东北事件”。柳先生所讲报刊略谓:“东北号称富饶之区,农村组织,今日全坏;遍地灾民,不堪其苦,即使日寇从此放弃东北,至少也须十年,或二十年,方能恢复九一八以前之状况。东北不仅是东北人之所有;存亡问题,我四万万同胞,均有共同的利害关系。就贵省而言,每年移民,亦不在少数,可见东北之重要,我们是绝对不能放弃的。在九一八以前,日人对于东北获利甚钜;只南满铁路一项,每年盈余达四千万元;而在九一八以后,不但未能得到丝毫利益,还要应付一切军需军饷,消耗极大。义勇军可吃高粱,日军必吃大米;即以经济问题而论,只要大家能够拼命,长期抵抗,三年之内,日军可不战而却,这是我敢断言的。大家正受大学教育,虽不能持枪作战,总要自己准备,作政府之后援,作民众之原动力,努力奋斗,收回东北;不令日人实行其大陆主义,是全国之幸也!云云。”诚如校歌所言,“四郊多垒,国仇难忘”,身处中原腹地而心系东北安危,河南大学以言传身教春风化雨般向莘莘学子展示了怀抱天下的博大胸襟和兼爱的气度。敢以绵薄之力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这是河南大学于颠沛流离的年代坚持办学、培养出如赵毅敏这样的优秀毕业生的原因所在。

  回首往事,当年的河大学子,那位在深夜伏案疾书、满腔热血的青年已仙逝多年,而河南大学也即将迎来110周年校庆。人世的更迭令人唏嘘,但河南大学立足中原、支援东北、奉献全国的事迹却不曾随岁月斑驳褪色,依旧感人肺腑,如晨钟暮鼓般发人深省。

  毛泽东同志曾赞扬过河南大学学子赵毅敏,为其写下了“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的著名诗句。这慷慨激昂的诗句,是对河南大学代代学子秉持操守的最好诠释。其中蕴含的大无畏奋斗精神,随着多年的传承生根发芽,于河大学子的血脉之中流淌至今,并且定将蔓延至邈远的未来。

责任编辑:史晓琪
广告 x
相关推荐
评论({{discussList.length}})
  • {{item.name}}
    {{item.time}}
下载河南日报客户端APP
立即下载